全民健身為了全民健康

8月8日,東京奧運會閉幕日,第13個“全民健身日”也如期而至,主題即“全民健身與奧運同行”。就在8月3日,《全民健身計劃(2021—2025年)》正式發佈,就促進全民健身更高水準發展、更好滿足人民群眾的健身和健康需求,提出5年目標和8個方面的主要任務。隨著公共健身設施的完善、健身觀念的更新,公眾的健身方式正在呈現多樣化發展。健身館雨後春筍般開門迎客;網上健身科普的推文比比皆是;疫情讓居家健身成為熱詞……從全民健身到全民健康,我們還需要做哪些努力?

北京方莊體育公園,每天健身的市民絡繹不絕,無論是單雙槓、腹肌板,還是籃球館、足球場、羽毛球館,使用率都居高不下;湖南常德69歲的市民王金玉熱愛太極,早上和體育中心太極站的隊員們隨晨光舞動,時而“白鶴亮翅”,時而“海底撈針”,很是愜意。

“‘十三五’時期,我國全民健身工程蓬勃發展,全民健身理念深入人心。”南京航空航太大學體育部副主任杜長亮指出,隨著“健康中國2030”、全民健身“三納入”等工程的穩步推進,老百姓上全運的夢想得以實現,城市社區“15分鐘”健身圈基本建成。

“正如《全民健身計劃(2021—2025年)》(以下簡稱《計劃》)中提到的,我國經常參加體育鍛鍊人數比例達到37.2%,健康中國和體育強國建設邁出新步伐。”北京大學體育教研部副教授錢永健説,體育事業與經濟社會發展同頻共振,在新時代正在煥發勃勃生機。

王穎衝是北京外國語大學的副教授,也是一名資深的健身愛好者。“健身已經成為我的生活方式之一,平時利用閒暇時間做瑜伽、有氧操,就連懷孕期間也沒斷過。”“有一次上英語專業課,主題是久坐和健康的關係。我一邊講解課文,一邊分享健康知識。後來很多學生改變了下課也坐著的習慣,在課間都站起來休息,那個場景很有趣。”王穎衝笑著説。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精神文化追求升級,人們可以享受到更舒適的健身環境、更多元的優質服務、更多樣的運動方式,這也助推了健身熱情高漲。”杜長亮告訴記者,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健身的隊伍,這些良好的生活體驗,可以滿足大家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隨著國人生活水準的提高和健康意識的增強,全民健身一定是未來發展趨勢。中國健身人群佔人口總數的比例和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依然有較大差距。”Keep運動研究院研究員黃海東説,面對全民健身良好的發展勢頭,健身觀念、場地供給、時間保障、年齡結構等問題,也需要積極探討。

由於缺乏對健身知識的了解,一些人容易陷入觀念誤區:一類是“佛係”健身,健身動力不足,無效鍛鍊很多;另一類是過度健身,由於採用錯誤的運動方法和強度,導致超負荷運動甚至運動損傷。

“做好科學健身的宣傳普及工作,我們要讓更多的人了解‘佛係’健身的無用和過度健身的傷害,讓負責任的科學健身成為主流。”北京體育大學中國體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鮑明曉説,需要在全社會樹立正確的健身觀,這也是《計劃》提出“營造全民健身社會氛圍”的內在要求。

“科學健身需要合適的運動量和強度刺激,需要持之以恒。”中央民族大學體育學院副教授張鳳民表示,健康在於科學運動,更在於適時靜止。

在《計劃》提出的8個方面的主要任務中,第一條便是“加大全民健身場地設施供給”。

“人們健身需求成井噴式增長,體育場地匱乏問題逐漸顯現,去哪兒健身成了當務之急。”杜長亮認為,全國體育場地分佈不均,在東西部之間、城鄉之間以及不同社區之間存在較大差距。

面對“人地矛盾”,王穎衝説,“條件有限的情況下,一張健身墊、一根跳繩,甚至只要一方空地都能徒手健身。站起來放下手機,放鬆肩頸,拉伸腰背也很好。”

“退休的中老年人時間最充足,少年兒童次之,中青年人由於事業、學業、家庭帶來的壓力,健身排在最後。”湖南省常德市全民健身服務中心主任彭文斌表示,不同的群體要學會尋找縫隙時間健身。王穎衝是“碎片化”健身的實踐者,她充分利用碎片時間,做到工作1小時,鍛鍊15分鐘。

目前健身群體中存在的“為健身而健身”現象,比如“擺拍”式健身、“打卡”式健身,還有輔助營養品使用不當等問題也層出不窮。

“適度使用營養品可增強體質,促進身體各系統、器官的功能。而營養品的濫用則會對身體産生危害。”徐州醫科大學附屬徐州醫院骨關節外科病區主任陳向陽特別提醒。

在黃海東看來,越來越忙的今天,健身已成為一些人“展現自律”和“炫耀自由”的方式。然而,他們首先需要明白“自律非他律”,不需要被“偽自律”綁架,應該讓健身走出朋友圈。

視頻辦賽事,雲端搞青訓,直播健身培訓……疫情籠罩下,體育産業將目光轉向線上已呈明顯趨勢。不少知名健身品牌紛紛推出直播平臺以及手機App,社交平臺上健身內容也迅速增加。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辦年卡有優惠!”記者路過一家健身房時遭遇了工作人員的熱情推銷,而在一家網際網路健身房的實體門店前,落地窗上寫著“不辦年卡、微信預約、按次付費”。

打開幾款健身App,跑步、瑜伽、騎行、舞蹈、動感單車……種類豐富多樣,不僅有視頻教學,還可以搭配穿戴設備實現人機交互。

在健身培訓行業,諸多線上課程的開展也讓許多人養成了每日打卡的習慣。在健身培訓行業,諸多線上課程的開展也讓許多人養成了每日打卡的習慣。在王穎衝經常使用的一款健身App上,有課程庫和直播課,運動種類和強度可以自由選擇。從2016年開始,她的累計運動時間已達到了15萬分鐘,方便、低成本、個性化是王穎衝熱衷App健身的理由。

杜長亮認為,健身App以其高效便捷的特點,打破了時空的限制,為人們的健身活動提供了便利條件。但使用健身App沒有教練從旁指導和督促,運動習慣相對難以堅持。同時,用戶留存難、商業變現難,已成為制約線上健身發展的關鍵點。

比如視頻課程,錢永健給出的評價是“靈活也不靈活”。“這類課程的靈活性體現在鍛鍊時間可以自己掌控,想什麼時候練習,點開視頻就可以;但不靈活的地方在於不能與教練互動,沒辦法對自己不規範的動作及時糾正”。錢永健説。

因此王穎衝認為,要用好健身App,最好有一定的健身基礎。“想達到理想的健身效果,線上下請教練1對1指導也不容易,線上的健身就更難保證了。”

隨著線上健身的興起,越來越多的線下健身房也開始智慧化改造,重點關注用戶轉化、內容與服務升級、效率提升等方面。“數字化與智慧化成為全民健身服務的新方向,它將在未來的全民健身服務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張鳳民對《計劃》中提出的“探索建立全國統一的‘運動銀行’制度和個人運動碼”充滿期待。

“推動線上和智慧體育賽事活動開展,支援開展智慧健身、雲賽事、虛擬運動等新興運動”,《計劃》對智慧體育産業給予支援。鮑明曉認為,隨著健身場景的提升和優化,居民體育消費增長潛力也將進一步釋放。

“從2019年《關於促進全民健身和體育消費推動體育産業高品質發展的意見》中提出的‘體醫融合’到如今《計劃》中提出的‘體衛融合’,這一個字的變化可以理解為一種理念和思路的變化。”在首都體育學院體醫融合創新中心主任、中華預防醫學會體育運動與健康分會主任委員郭建軍看來,從“醫”到“衛”,前者更集中于“被動醫療”,後者則強調“主動健康”,從“體醫融合”到“體衛融合”,這種變化是一種升格。

促進國民體質尤其是青少年體質較大提升,讓全民健身成為社會大眾的生活方式,補齊學校體育、社區體育、業餘和青少年俱樂部體育這三塊短板,是我國在2035年建成體育強國不可或缺的要義所在。

錢永健認為,“《計劃》要求‘完善學校體育教學模式,保障學生每天校內、校外各1個小時體育活動時間’,其中提到‘每天’是頻次,校內和校外是地點,‘各一小時’是活動量的指標之一。”他説,要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完善體育教學模式,更需要校內外結合,培養學生在社區、家庭互動互助參與鍛鍊,體育教學與體育鍛鍊相結合,有學有練、學練結合,以此促進學生自覺鍛鍊。

“執行,將《計劃》落地落實最重要的是執行!”錢永健説,執行不僅需要決心、策略、過程,也需要對結果進行評測,對《計劃》落地進行督導。實現指導與督導之間的相互配合,指導是目標是導向,督導是反饋也是促動。

彭文斌結合基層工作經驗,指出落實《計劃》最關鍵的是要將任務分解,列入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年度績效考核指標,增加有效財政投入,作為爭先創優的內容層層壓實。同時,要強化全民健身服務隊伍建設,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全民健身品牌。

智慧化服務是《計劃》中的一個亮點,把科技融入體育産業和全民健身當中去,可以利用科技降低運動的風險,有利於運動項目的普及。“科技資訊技術賦能于體育,普及起來更廣泛、更容易,從這個角度為全民健身找到一個新的可行抓手。”北京大學國家體育産業研究基地秘書長、研究員何文義説。

Author: yabone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