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迪格亲笔长文:斯坦福桥的光让我永爱蓝军

赛季接近尾声,吕迪格在切尔西的日子也进入倒计时。为此,这位蓝军后卫在Theplayerstribune特别撰文告别蓝军。

事实上,在我说这个故事之前,先要说另外一个故事。那是一个关于“非洲”的故事。现在,请听我慢慢道来。

我本想直接说关于欧冠决赛的故事,但为了让你能理解我说的事情,所以我必须要先和你谈谈我的足坛挚友。没错,我说的就是坎特。

我加盟切尔西之前,就听过所有关于他的美好故事。他们说坎特总是面带微笑。他们说坎特总是开着一辆老旧的Mini Cooper。他们说坎特从来都是低声细语。但你懂的,赛场上之上可没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那里充斥着巨大的压力,有着太多的失望。没有人能一直做一个酷男孩。这是不可能的。

他会全神贯注地看着我,听我说每句话,然后点点头,好像他觉得我说的每句话都很有趣。他会这样做——这种感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你一定要想象一下,每次我说话的时候,坎特都会用嘴发出“咔哒、咔哒、咔哒”的声音,来附和我。

我当时还以为他是有什么毛病。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坎特,你为啥老这样说话?兄弟,你是咋了?”

这家伙成长于巴黎郊区,他们那里总是会以这样的声音来表达“是的”,算是一种俚语。我不知道这俚语的起源,但他们就是这样做的。就像在说:“好吧,没问题,太酷了!”我觉着这挺有趣的,因为我来自于德国一个类似环境的社区,但从未听过类似的事情。我此前一直以为他在戏弄我。

关于坎特的一切,都是如此真实。即便有人会嘲笑他那辆小破车,但它背后有着一段真实的故事。对于坎特来说,征战英超联赛一直都是他的梦想,而那辆Mini Cooper是他来到英格兰之后,购买的第一辆车。所以这辆车对他来说,有着极其独特的含义,它绝非只是一辆车。

当然,队友们总会拿这件事开他的玩笑,但我告诉你——坎特真的非常有礼貌,他只会说你想听到的话。

有人会说:“坎特,你知道什么车更酷吗?兄弟,是奔驰!我觉着你应该搞一辆黑色的奔驰。”

坎特只会真诚地看着他们,说:“好吧,我会考虑的。谢谢,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他只是在应付你!他还是会开着自己的Mini Cooper,甚至你能确定未来10年都是如此。

我在切尔西赢得了奖杯,有着很不错的体验。但真正让切尔西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队友情谊。我们不仅是队友,阵中不少人——坎特、科瓦西奇、齐耶赫、卢卡库——他们就像我的兄弟。说实话,这在足坛是非常罕见的。

如果有一个时刻能总结我的蓝军生涯,那就是我们赢得欧冠决赛后,更衣室里所发生的一幕。

显然,那个赛季对我来说非常疯狂。如果不用疯狂二字,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它了。在欧冠决赛前六个月的时候,我成了球队边缘人物。那会儿,我在球队根本排不上号,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球队开了个会,主教练告诉我,球队有着不错的阵容深度,相较之下,他更喜欢其他球员。

在那之后,媒体上有不少传闻。我的社交媒体上也充斥着不少恶意留言。那是我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期,我选择保持沉默,因为我不希望给球队带来麻烦。

想象一下——如果你告诉我几个月后,我会在对阵曼城的欧冠决赛中首发,敢相信?

但当你被逼到绝境之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那些饥寒交迫的人,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当图赫尔成为球队主教练,并开始给予我一些机会之时,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生活。事实上,他很快就做了一些我认为,其他主教练值得学习的事情。这与战术无关。图赫尔走过来对我说:吕迪格,和我谈谈你自己吧。

他想知道我的进攻欲和求胜欲从何而来,我告诉他这源于我在Berlin-Neukölln成长的经历,以及我如何在水泥球场上踢球,被高年级孩子们称之为“兰博”的经历。

他用一种平等的方式和我交流。当图赫尔给我机会之时,我充满斗志,我再也不想坐回替补席了。我决心为球队奉献自己200%的力量,为了胸前的队徽,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对我来说,在经历这一切之后,欧冠冠军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当我们在半决赛中对阵皇马之时,外界并不看好我们,觉得我们过于年轻,而对手是老道的皇马。但我们就如同一群饿狼。尤其是在次回合坐镇斯坦福桥的比赛中,我们就如同家人一般并肩战斗,最终以3-1的比分击败对手。但如果要我说,我觉得原本可能是5-1的。

年轻的球员们在最大的舞台上像男人一样战斗——尤其是芒特。这孩子真是天生的球员,认真对待比赛,有着精英球员的心态。有时候我甚至要问自己:“(芒特)真的这么年轻吗?”他的动作,他的姿势,根本不像只有23岁。对阵皇马的比赛中,他表现非凡,而那个赛季最后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

就我而言,进入欧冠决赛,在我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在新冠疫情空场比赛的情况下踢了这么多场比赛之后……那真是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我还记得在决赛前夜,我们在波尔图的酒店里。我、坎特、祖马和齐耶赫在晚饭后进行了祈祷。通常,我们会在祷告完之后闲聊一会,但那天我们每个人都很专注,而且很安静。我还记得大家都穿着运动服,胸口绣着欧冠决赛的日子——2021年5月29日。

当我回到自己房间,手机上有一条朋友发来的视频。我点开它。内容全是我家乡朋友、亲戚发来的祝福。我的心情立马平复了下来。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了。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完美的提醒,提醒着我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每当我在比赛前系紧自己的鞋带之时,如果感到了一丝压力,便会回忆起一段特定的场景,然后就立马会平复心情。

内战结束后,我第一次和父母回到塞拉利昂,我们从机场乘坐出租车离开,遇上了大堵车。我们被堵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看着窗外的贫穷和饥饿,男人和女人都在不断向从机场走出来的人兜售水果、瓶装水、衣服和其他东西。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为什么父母永远不会把Berlin-Neukölln称之为“贫民区”。

他们总说那里是人间天堂。直到我去了塞拉利昂,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有个家伙跑到我们乘坐的出租车面前兜售面包,表情看起来很绝望。

然后又有另外一个人过来兜售食物,他试图更卖力的推销,表明自己的面包有多么新鲜。

紧接着第三个人走了过来。他说自己卖的是城里最好的面包,并恳求我们能够买一点。

当我开始感受到来自足球的压力之时,我回想起这段往事。因为事实上这三个人卖着同样的面包,甚至出自同一个面包店,在向同一车人进行推销。

所以说实话,在欧冠决赛前我睡得很好,如同婴儿一般。当我醒来之时,我觉得自己不可战胜。有家人在身后支持,有食物在我桌上,我不能输。

这场比赛本身也很精彩。因为我们以整体的防守和漂亮的反击击败了一支看似不可战胜的曼城。我们为生存而战,赢得了最后的荣耀。终场哨响起之时,我发了疯似的跑来跑去。当时图赫尔正好朝我走来,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那对我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时刻,我会永远感激他,因为他给了我一个“死而复生”的机会。

当我们回到更衣室,队友们准备开香槟庆祝,所以我们之中一些球员准备进入浴室,平复一下心情。我、坎特、齐耶赫和祖马,把自己锁在了浴室里。我们看着自己的奖牌,又看了看对方,摇了摇头。

当坎特肆意大笑之时,你会被他这种纯粹的喜悦所感染。我们四个笑得如同傻孩子一样。那一刻的浴室,对我来说,就是永恒。

我经历过生活中的一切:贫穷、歧视、虐待,人们怀疑我,人们让我背锅。一位球队边缘人物是如何在几个月后跟随球队夺得欧冠冠军的?谁都想象不出这样的剧情!由于我的家乡,让我这枚欧冠奖牌意味着更多。但你看看我的队友们,其实很多人都有类似的背景。这里有很多人还记得饿着肚子睡觉是一种怎样的感受。然而我们是蓝军,我们是冠军。

我将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这支球队。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即使这个赛季的情况有些复杂,但也是令人愉快的。足球就是足球,我们很幸运能以踢球为生,无论如何我们都愿意免费踢球。事实上,当有关金融限制的传闻满天飞之时,我们都在笑,因为我们不得不坐公共汽车或者小飞机前往客场比赛。

有啥关系!你知道我来自哪里吗?能坐飞机就已经是一种特权了!老实说,坐公交车去曼彻斯特,这事情听起来挺酷的。我和队友们肯定会让这件事变得更有趣。

不幸的是,我与切尔西的续约工作在去年夏秋天就陷入了僵局。生意就是生意,当你从去年八月到今年一月都没有收到来自球队的任何消息之时,情况就变得复杂了。球队第一次报价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里,续约没有一点儿进展。我们不是机器人,你懂吗?你不能在前途莫测的情况下,空等几个月。显然,没有人会预见制裁的到来,但最终,其他顶级球队对我表达了兴趣,我必须做出决定。

切尔西将永远留在我心中。伦敦永远都是我的家。来时,我孑然一身。去时,我儿妻作伴。我还在这里收获了一个新兄弟,他叫科瓦西奇。我拥有了一个足总杯、一个欧联杯和一个欧冠冠军奖牌。我将带着蓝军生涯每一段珍贵的回忆离开,并将它们永久珍藏。

最后,我还想说一段看起来并不算痛苦,但也不愉快的回忆。有时候,对你影响最大的事情并不都是好的,但也不都是坏的。对我来说,这段记忆就是切尔西。

这事情发生在2019年,当时曼城在主场6-0击败了我们。老实说,他们胖揍了我们一顿,比赛结果非常让人尴尬。终场哨响起之后,我走到客场球迷区,向球迷道歉。当我走过去之时,以为球迷会喝倒彩,但他们都站起来为我们鼓劲。即使在这样糟糕的时刻,他们依旧支持者球队。

当我走近他们,人群中有一个人开始对我大喊大叫。他就在五米开外的位置,一直盯着我。听着,我总能听到有人嘲讽我,但这一次不同。我对他喊道:“嘿,如果你想谈谈,就到这里来,我们可以聊聊。”

当然,他一步都没有动。他立即停下了叫声。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周围的球迷都在说:“哥们,你在做什么!人家是过来道歉的,你在这里搞什么!”

它是如此势不可挡,以至于那个莽夫也开始鼓掌。其他球迷让他鼓掌,并向我道歉。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而且从来没有忘记。

足坛肯定存在仇恨的事情。这是一个事实。我经历过最糟糕的事情,但也经历过很多欢乐。在切尔西,我体验过天堂和地狱。

Author: yabon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